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飞啦不休

The Harder The Life,The Sweeter The Song

 
 
 

日志

 
 
关于我

【吉他谱】【弹唱谱】 最近更新请关注 我的公众号:飞啦不休丨全新网站已上线: flybuxiu.com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杨威利  

2010-09-03 20:24:2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杨威利 - 不  休 - 飞啦不休

 

    时间回到高中的某个暑假,大哥到了大学有了自己的电脑,因为放假就从学校搬了回来。晚上我们把显示器摆到床上,然后两人看动画片到很晚,就是那部《银河英雄传说》,改自田中芳树的同名小说。说是科幻其实更多讲的是历史,军事和政治,但凡看过这部动画或者小说的可能都会喜欢上里面的一个角色,就是杨威利了,当然,我跟大哥也是。 直到现在,我的一些密码之类的东西也会用到wenli。在很多角色都被大家淡忘之后,杨的精神竟然如此顽强,仿佛从小说中活了过来,单凭这点,这部小说已经可以称为神作了。
     下面是在百度杨威利吧里看到的一些文字,希望大家也能了解杨是怎样一个人,这个对影响我很大的小说人物。

==================原帖地址: http://aestheticism.51.net/beauty/13/beauty_1301.php =================

  吾友说过,“为了你,我想成为更好的人”是花花公子究极的甜言蜜语,因为这本不是对爱人说的话。对我而言,这句话却是从“为了杨,我想成为更接近他的人。”到后来变成:“为了杨,我想成为更像自己的人。”就像尤里安对杨的追随一样,一开始,那是一个学习、效法、借镜的对象,随著愈来愈能体会杨的思想,知道杨的理想是每个人都能自由地充分发挥自己的个性,我也学著更加诚实且坦然地面对自己。但是,非常微妙地,在有此体认之后的“自己”却也不再是从前的自己。伴随著杨的这个理想以及其他许许多多或大或小、或宏或微的想法,似乎也已经沉淀或飘浮在自己生命的鸡尾酒中。


  如同这世间许多道理一样,对杨的许多“名言”,说自己已然理解,甚至能够朗朗上口,到真正的体会,这之间的落差,在没有走到真正体悟的那个点之前,是无法了解的。“知道”到“懂得”之间,其实是有著巨大的鸿沟。也正是因为如此,在许多年后的今天,对于杨许多直觉的认同,已渐渐成为明白的倾心。

  对于我而言,杨最吸引我、也是我一直希望能够成为自身基调的特质,就是稳定与包容。

  所谓稳定并非冷漠,杨对人情世故的感受从未淡漠麻木过,他甚至比一般人更会感动、愤怒。只是,不管世人注视著他的目光是属于何种,杨就是杨,不曾改变,不曾被污染也不曾灰心而随波逐流,甚至也没有放弃他所能够达到的努力。不只一次设身处地想过,如果自己在杨的立场处境,对于自身所遭受的不平对待,对于自己的付出就这么被视为理所当然而没有得到应有的感激,甚至被苛待、被不合理地要求,自己是否还能维持住自己的信念,是否还能尽力,是否还能不计较地努力去构思最好的方法,是否还能坚守著不踏出逾越的一步。诚实地说,我觉得太难。虽然说尽全力做自己该做或是想做的事,不去计较回报如何是我对于自己的期许,可是,即使只是遭遇相较于杨所受到的而言微不足道的挫折,也常会萌起放弃的念头。随著历练愈来愈多,我愈来愈能体会,像杨那样的坚持,不仅是坚持著尽到自己的责任,也是坚持著守住自己的理念与原则,更是坚持著自己的理想与希望,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杨始终拒绝掌握权力,虽然说那应该是出自他个人对于权力的洁癖,但是,姑且不论对于权力的迷恋与否,在被逼迫著几乎没有立足点的艰困处境,能够抗拒着“取得权力就可以保护自己以及身旁的人,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可以惩罚自己深为嫌恶的人”这样的诱惑,我以为,非常难。在杨最后几年的境遇中,不只一次,他完全可以凭着“我是被逼上梁山”这样的借口站上权力的顶峰,只要他有一点这样的认真意愿,我相信最终要说服自己也不是太难的事。不仅是情势所逼,甚至也是众望所归,事实上,在杨赌气的时候,像是尤里安奉派到费沙时,他也未尝没有想过。但是,杨始终还是记得,他所重视的是什么,他知道最终自己的原则是什么,他也严格地拒绝所谓的权宜方便。佛教有一句话说:“正直舍方便”,虽然意思不一样,不过我觉得用来形容杨的情况似乎也颇适合。  


  我想,非凡的稳定需要的是非凡的明晰。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不要什么,清楚自己的原则,无论如何也不迷失,确立的想法不会因为似是而非的歪理而被涂改,也不会因为他人的煽动而动摇。

  人最大的敌人往往是自己内心的迷惑,杨也不是不曾有过迷惑,但是,他终究会回归到原本真实的自我。

  意志坚定,始终如一,这是杨的境界。

  杨对于各式各样的人,对于不同的个性、不同的作风,有著极大的接纳度以及认可的器量,我称之为包容。
广义来说,包容或许有很多种。杨的包容,并不属于滥好人、无原则的那种,也不归类为因为天真不识人心所以包容的那种。
我一直觉得,杨对于人的包容,是因为他能够抓住重点,抓住大原则,在这些重点与原则之下,其他的支微末节他都可以不在意。但是杨绝不是一昧包容,与他的标准骶触者,甚至他也可以成为一个相当辛辣的人,只是,杨的本质上毕竟是属于温厚平和的那种,不可能对他人采取什么尖锐暴烈的手段,但是,杨对于是否能够接纳的界限,其实是相当清楚的。

  而杨对于人的包容,并非是认为人人皆美善所以包容,正好相反,我认为杨是清楚地认识到人性的弱点并接受这是凡人的一部分而予以接纳。他了解人心中的自私自利、趋利避恶、盲目冲动…不加以美化也不视之为罪恶。虽然以外人看来,杨与许多人性的缺点无缘,但他却不曾认为自己高洁过人而站在审判者的位置看待他人。杨是恰如其分地了解著人性,而以宽容的心态面对。

  而杨能够如此,我想很重要的一点是,不管对方是谁,杨基本上不会抱持著不可改变的成见。我认为这是一种对于自身的谦虚,明了自己无论如何不可能知道甚至了解每一种状况、每一种个性,所以也就能够维持住看待人事的柔软度,成为一个“不容易大惊小怪”的人。
虽然每个人都会以自身的经验去设想许多事情,但是不以自身有限的经历去否定超出自己曾经想像甚至是能够想像的情况,这就是包容了。

  至于是否能够理解,那又需要其他的能力,例如透彻的观察力、明晰的思考力等等,还需要有想去理解的意愿。但我以为,首先要能包容,才能谈理解。

  认识清楚,而后宽容,这是杨的胸襟。



- 永恒的孤独 -


  杨一直给人温和的印象。虽然他也有在审查会中犀利辛辣甚至可说是勇猛的表现如此的记录,在战场上面对敌人作战也是“毫不留情”,但基本上,杨在待人方面,尤其是亲近自己的人们,确实是温和。在某种程度来说,他也算得上是亲切,但我以为,杨并非是能跟人推心置腹那样无距离的亲切。杨并非吝于付出自己的感情,事实上,我认为杨是具有浓浓人情味的一个人。然而,这并不表示他会把自己完全剖露于自己所喜爱的人们眼前。


  在人生走过一定的历程,或多或少会有所觉悟,那就是,人生在世,其实终究是孤独的。即使拥有亲人、伴侣、朋友,但是有些时候、走到某些关卡,还是必须独自面对。以我个人而言,是在有所觉悟之后,带著多少怅然的心情鼓励自己坚强,然而,杨却是始终都清楚地认知这点,并且甘之如饴,甚至可以说他是乐在其中。杨对于人生的理想,是能够在一个小天地里,随心所欲地看书、喝酒,那是一个人的生活,是不需要有任何人陪伴也可以悠然自得的生活。  


  前面说到,杨并非不肯付出自己的感情,所以他也会喜欢谁,也可以在与人共处的交流中得到幸福与乐趣,面临分别时也会难过不舍,但终究,那对于杨而言不是必须,是“拥有是幸福,没有也不算不幸”。  

  杨具有理解他人的天赋,但是,我认为他只在必要的范围内去进行理解,他不会想要把一个人彻底、巨细靡遗地完全分析透彻、了解到尽。同样,虽然杨也会体会被人理解的幸福,但是,他也并不愿意把完全的自己呈现在任何人面前,那是属于他自己的,没有人可以跨进一步。杨是一个非常“个人”的人。


  许多读者都会感觉,虽然杨有一些很好的朋友,也有尤里安这个徒弟兼养子,但杨其实是孤独的,尤其在涉及他的理想的心灵活动领域中,他是非常孤独的,他所面临的、所肩负的,是无人可以代替的困难抉择以及巨大责任。也因此,我们迫切想要抚慰这样的寂寞,我们为杨渴求著一个知己兼支柱,因为我们想,这样的孤独寂寞太辛苦太累了,我们希望有人能够分担,有人能够排解,或至少,有人可以让杨软弱一下。但是,我想,其实也许我们多虑了,杨并不需要这样一个人存在。虽然如果可以不做什么艰难决定、不扛什么重责大任,杨绝对是更加轻松愉快的,但即使必须去做,杨的心灵也不会因为这样而软弱,也不会因为这样就愿意把他私密的领域让人进入。

  处在那样的境地,杨无法得到他所想要的幸福,但我觉得他其实也不会很痛苦,更重要的是,我想杨始终都能够享受他自己的孤独。
  
  而正因为不管在怎样的情况下,杨都能够完整地拥有自己,所以反而不需要排拒他人的接触亲近,但这种接触与亲近是有限度的,杨跟任何人的距离都不可能拉近到零,没有人能够真正完全了解他,若说杨是有某种程度孤僻的人,相信也不会差太多吧!

  包括尤里安、菲列特列加、卡介伦、先寇布、亚典波罗…等人,这些杨身边的人们,他们在某些层面都很了解杨,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够了解杨的全部,也就是说,严格来看,没有人真的是杨的知己,杨的知己就是他自己,杨的支柱也是他自己,其实这不容易,世上多的是不能了解自己的人,多的是必须依靠外力支撑自己的人。但杨在精神领域中,可说是一个可以自给自足的人。

  在我心目中,杨心灵的强度,在整部银英中无人能出其右,是他的意志支撑了许许多多的人,而不是其他人支撑著杨。尽管杨也有软弱的时候,但他的生命基本上是非常强韧而与离脆弱很遥远的,所以也就跟崩溃无缘。杨之所以能够自持自制,并非勉强而为,而是他的精神强韧必然的结果。

  而杨的意志虽然坚强无比,却不带一丝强迫他人跟随的味道,他也不会大声疾呼地主张自己的想法,杨对他人的影响是感染式的,而非灌输式的。杨所希望的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自己的主张与想法,而不是一味接受他人的思想产物,以杨来说,他根本不需要其他人的追随,甚至还会因为如此的追随而觉得困扰吧!我想杨并不在意独来独往,他甚至会认为这样的寂寞才是从容自得的。因为,这样一来,他就不需要背负他人生命或是人生的重量。但事情却不是这样,千千万万的人们把自己的理想、信念、生命、人生…全部加诸在这位年轻的黑发提督身上。尽管这样的担子实在太过沉重,即使杨觉得难以承受,但他仍然维持著属于自己的孤独、踏著属于自己的步调,同时意识著自身的责任,稳定地往前走,直到最后一刻。

  没有人可以替代,也没有人可以分担。

  杨给人的印象常是懒散,但那只不过是传统意义上的、肢体行动上的懒散而已。
在心灵层面上,杨其实一点也不懒,他想得比谁都多,杨仔细地观察、缜密地思考,这些功夫都不是表面上能够得见的。这些方面虽然认真去推想也不难知道杨之所以能够成为“魔术师杨”、“奇迹杨”绝非偶然,也不是杨是天才这样一句话就可以带过。但是,这些未必是出于现实利用价值才进行的努力,也是杨非常私人的一部分。虽然偶尔也有牢骚,但杨其实并不需要、甚至也不见得希望他人窥见他的这一面。在某种意义上,孤独也代表著一种自由。


  孤独的人一定不幸福吗?我不知道。但我想,杨的孤独也许是必然,却也是他自己的选择。
  评论这张
 
阅读(5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